• 上山容易守山难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在去年那两个月的登山季,就有将近32万人完成了富士山登顶。

      

      2013年6月22日,第37届世界遗产大会批准将富士山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这是日本官员前后努力了20年的结果。该消息一经宣布,立刻引发了“富士山热”,不仅各类富士山式的工艺品畅销,登山的人也蜂拥而至。

      

      根据日本环境省安放在各条登山路线上的红外线感应装置的统计,今年7月1日至7月21日,富士山的登山人数同比增长35%,达到7。9万人,是2005年开始统计登山人数以来的最高纪录。

      

      死在富士山上的人

      

      比珠峰的还多

      

      富士山是世界上第一大活火山,也是日本最著名的自然地标。其山形如锥,山顶终年积雪,山下镜湖环抱,加上春樱夏蝉秋叶冬雪,四季各有不同风貌。从葛饰北斋与歌川广重这样的浮世绘画家,到善作和歌俳句的山部赤人跟松尾芭蕉等人,日本历史上有名的艺术家们大多以富士山为题材而创作过名篇佳作。

      

      然而,这样的富士山却是平易近人的。它距离日本首都东京只有80公里左右,乘坐普通火车也只需要100分钟,搭乘特快列车则只需要70分钟。不仅如此,游客还可以直接开车或乘坐大巴到半山腰的五合目。不收门票,所以花费并不高昂。可以说,无论贫富、男女跟老少,谁都可以在这里尽情玩乐,甚至有不少小学生都会在富士山麓上举办夏令营。至于热爱徒步和登山者,更有许多人将富士山当作人生目标中的必要一项。

      

      从技术上来说,攀登富士山的难度并不高,沿途也没有什么险峻的关卡。光是去年那两个月的登山季,就有将近32万人完成了登顶,效率可见一斑。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危险:富士山最高处海拔3775。63米,很容易产生高原反应——2007年—2012年的五年间,富士山卫生中心每年都要紧急收治300名—500名患者,其中七成都是因为高原反应而病倒的;山顶温度很低,天气变化又快,很容易刮起狂风;再加上每天爬山的人实在太多,山路上十分拥挤,也容易导致意外事故的发生。事实上,每年死在富士山上的登山者比珠峰还多,去年就有25人遇难,其原因多为高原反应、冻死、心脏病突发或意外坠落。

      

      还有一种容易出事的情况是所谓的“弹丸登山”,用中文的大白话解释,就是像子弹一样,从发出到击中目标只凭一气呵成,中间不加停留。尽管日本旅游局方面一直强烈呼吁人们要在山中小屋进行休憩,而不要“弹丸登山”,但每年依然有不低于三成的登山者选择这种做法。

      

      但有些时候,弹丸登山者也是不得已。因为山中小屋的数目是有限的,如果不及早预约,有可能就无法订上。毕竟,在最繁忙的季节里,登山客会将山顶挤得满满当当的,大概会有3000人在斜峰上等看日出,而要进入山顶的神社祈福,则要排将近一个小时的队。

      

      环境难题

      

      富士山申遗成功的一大前提,就是世界遗产委员会所提出的特别要求,他们希望日本政府在2016年2月之前提交环境保护现状报告书。“富士山及其周边一带是人们寄托着信仰的地方,亦是艺术的源泉”,世界遗产委员会在通过富士山申请的报告中说,“其价值是人类共同的财产,所以必须保护它,并让它持之以恒地发展延续下去。”

      

      在申遗成功后,登山者的增加也是理所当然的。仅仅是7月上旬,通过吉田口(一条很受欢迎的登山路径的入口)的人数就比去年同期跃升50%。现有基础设施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客流量,因此,管理部门已经要求登山者自带便携式厕所包上山。

      

      然而,有识之士指出,富士山的环境压力并不在于少数的登山者。事实上,富士山五合目以上的环境问题并不严重,因为登山道本来就比较少,山上小屋的管理者又会负责打扫登山道周围的环境;而且近年来登山者的素质日益提高,他们大多随身携带垃圾袋,等到下山时就把垃圾一并带下去,真正做到“不留痕迹”。登上富士山者,往往会惊叹于山道上的干净美丽。

      

      当然,随着申遗成功,登山客的数量也会增加,其素质是否会下降而给登山道造成环境压力也未可知。然而对于富士山环境来说,真正的问题出在五合目以下。这里是汽车可以直接抵达的地方,开放旅游全年无休,观光人群多且素质参差,比山上更难管理。在富士山的山麓跟富士五湖旁边,国道、县道跟细长的林道如蜘蛛网一般贯万博亚洲体育,万博娱乐网登录,万博亚洲体育官网穿着交通,而在路边,各种各样的塑料袋、空瓶子和废纸都随处可见。“偷偷丢垃圾对人们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佐藤永史郎说,他是环保组织“富士山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而他们这个俱乐部,就是专门号召人们清扫富士山,以减轻富士山垃圾问题的。

      

      富士山俱乐部的负责人若村真弓说,富士山的垃圾问题需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也就是富士山登山热潮初兴之时。当时的观光客都比较不注重环境保护问题,几乎所有的垃圾都直接扔在山道上,而当地一些没有公德的居民和企业也有样学样,把这里当成了公共垃圾场,以逃避高额的垃圾回收费。“从家庭生活垃圾到旧电视机,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各色垃圾”,若村真弓说,“甚至包括一些危险物品,比如,发生泄漏的旧汽车电池等等。”

      

      在几十年间,这些含有有毒物质的垃圾在风吹雨打下,污染了富士山周边水土。日本名泉忍野八海的水也受到毒害,如今已经不建议人们再饮用。与此同时,山上的多种野生动物也可能遭到危害。2005年,富士山俱乐部成立,以“水·绿·命”作为口号,以求保护富士山的自然环境。他们与日本其他各界人士一起清扫富士山上垃圾,一年可回收80余吨被人非法丢弃的垃圾。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刚刚退休的日本前文化厅长官近藤诚一曾担任日本驻教科文组织大使,他一向是富士山申遗的鼓吹者,在他看来,申遗成功给富士山环境带来的不仅有压力,还有未知的机遇。在写给《纽约时报》记者贝尔森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他写道,参观富士山的游客会越来越多,但管理部门可能会强化法规,防止富士山出现退化现象。“毕竟,申请成为世界遗产的主要目的,就是动员国际社会的力量,保护遗产免遭各种危害,比如军事冲突、经济发展和旅游业带来的危害。”

      

      名山不好管

      

      为了治理名山,最好的办法当然是限制上山人数,为此,政界人士、环保人士、警方和居民已经进行万博亚洲体育,万博娱乐网登录,万博亚洲体育官网了多年的努力,希望在不损害旅游业的前提下做到这一点。但富士山横跨山梨和静冈两县,周边有五个湖泊,还有诸多城镇,利益牵扯实在太广,几乎没办法找到大家都同意的解决之道。山梨县知事横内正明就明确指出,要阻止大家来富士五湖地区是不可能的,而来到了五湖而不让他们上山,这也是不现实的。

      

      静冈知事胜平太一向是比较激进的那位,他说,其实山上的旅店和餐厅数量充足,足以应对游客人数的上升。但五合目以上登山客的接待问题却很麻烦:“我们必须关注登山客接待量的问题,在休闲和文化之间寻求平衡。”出于安全考虑,他建议,希望能在冬季封山。但这个建议招到了横内正明的强烈反对,因为日本的职业登山者大多要在冬季来富士山进行训练,以作为攀爬珠峰或其他世界高峰的准备。而且,封山也会影响山上乡村旅店的生意。

      

      在是否应该收取门票费用方面,两县也意见不一。胜平太坚决支持收费,“我们需要收取登山费用,用于完善公厕及五合目以上的登山道路和山间小屋,其中公厕是最首要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既不能让游客留下不便的印象,也不能破坏自然环境。”在静冈县首先导入收费制度后,山梨县也想采取同样的方法,但他们也有自己的担心:如果静冈收费而山梨免费,无疑会吸引来更多的游客,让山梨县的旅游业更胜一筹。

      

      最后,山梨县和静冈县达成协议,认为应该收取登山费用,而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有六成的日本人都支持富士山收费,其中的大部分人认为门票应该在500日元到1000日元之间(约合人民币30到60元)。

      

      今年夏天,两县开始尝试这一机制。从7月25日—8月3日,富士山工作人员会从上午9时—下午6时在富士山4个登山口(吉田口、须走口、御殿场口和富士宫口)附近设置收款箱,呼吁登山客在自愿的前提下,每人缴纳一笔1000日元的“富士山保护协力金”。每位支付了登山费的登山客将获得一枚富士山徽章。等到明年,富士山便会开始正式收费。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登山伤亡,也万博亚洲体育,万博娱乐网登录,万博亚洲体育官网为了减轻山上服务机构的负担,富士山也新推出了在非登山季登山的新指南。其中规定,要求登山者以书面形式提交登山计划,并携带适当的装备,不合规定者不许登山。

      

      “观光客的人数将会是空前的”,富士吉田市市长堀内茂说。他管辖下的这个城市是富士五湖的中心都市,对于接待压力体会得最为明显:“我们该如何保护自然环境,如何限制观光客和登山者,这些都将是最大的挑战。”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8-10-28 11:16:07)

    上一篇:原则

    下一篇:没有了